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站点首页 > 生活与乐动体育官方客服 > 亲子心理 > 正文

论电影《哪吒》——兼与霍大同先生商榷

来源:互联网 编辑:内蒙古心理网 时间:2019-08-19

论电影《哪吒——兼与霍大同先生商榷
张涛
微信号:无意识研究


 

一、文明中的父亲问题到个人精神诞生意义的父亲


弗洛伊德纵观西方文明从埃及和希腊多神传统过渡到一神教传统,提出《图腾与塔布》的玄想,进而在当时精神分析感兴趣的人类学家以及神话学家的对话下,又撰写出《摩西与一神教》,完成整套主体建构的俄狄浦斯情结,如何从原始部族的图腾和塔布式的弑父后的法则代表,进入到文明的世界:一神教的耶和华,在出埃及记的时候透过摩西的弑杀,到犹太人的摩西诞生的整个故事。这个故事意味着,原始部族,去到更为统一的文明,必须涉及一次次的对父亲的杀戮,再逐渐产生律法,并且当然,在这一传统中,最终产生一切后世法律的基础:一神教的十诫。


在另一个维度,新约,则牵涉到耶和华以耶稣基督身份,降身到世人中,但是被误解,并且弑杀,然后,形成三位一体的宗教体系。在穆斯林那里,则是新的先知的诞生,并且写出古兰经作为某种宗教国家体系的依据。


我们强调,这些集体文明层面的一神教结构体系,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些国度的家庭(不再是部族时代的家庭那样)的基本结构,即个体的俄狄浦斯结构(下文以拉康理论阐释时称为大小三界论)。


我们再多啰嗦两句,西方世界上的这三大天启一神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他们崇拜同一个神,他们的经典有很多相似之处,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经典是由同一个神降示的。这三个宗教中最早的是犹太教,然后产生的是基督教,以及伊斯兰教,但不能说后两者是犹太教的教派,也不能说伊斯兰教是基督教的教派。因为虽然他们三者有很多相似之处,但也有很多不同,例如[1]:1)犹太教只承认《旧约全书》,基督教承认所有《旧约全书》,另外更看重后来产生的《新约全书》,伊斯兰教的圣典《古兰经》承认旧约和新约中的部分内容;2)犹太教和伊斯兰教认为造物主的独一的,永远超绝万物之上,是最纯粹的一神教。对于犹太教只有耶和华,而伊斯兰教则是更看重穆罕默德这个他们的最后的先知。而基督教认为造物主是独一的,但同时有三个位格:圣父,圣子,圣灵三个位格彼此不同却又统一于一个整体中,这叫做“三位一体”。注意,这个意义上,基督教认为耶稣就是弥赛亚,并且不只是拯救犹太人,而是全人类,注意正是这一套三位一体的模式构成当今的民主政治的原型。这也构成了这种宗教可以目前在儒道释的中国扩张的一个缘由。


如果根据着名拉康派分析家Rosolato的《牺牲》一书中说法,借此三种一神教构成了特殊的从死冲动的规约到权威的法则的建构。


这里构成了文明的基本律法,再从宗教法到世俗法,构成了西方文明的更迭和演变,以及今日的西方世界的基础。


这一文明模式,与中国、日本、印度等国度有着差异,如果我们考虑巴比伦与一神教和佛教的分野地点,那么,中国、印度和日本,都透过本土多神宗教(图腾式的原始宗教):道教、印度教和神道教,进入到了新的宗教世界,我们无暇分析印度和日本的历史,而是就这些年的一些反思做出一定的思考,也希望大家指证。


二、《哪吒》与拉康的大小三界论


2.1 基本理论背景


在《孙悟空大闹天宫》中,我试图探索孙悟空作为某种主体的诞生过程(此处不再赘述);这次透过《哪吒》电影,让我对中国宗教的演变、法则的诞生、三教汇流到文明以及个体的关系有了全新的认识,该认识让我得以假设华夏文明(这样说是希望说明这跟国界无关,而是这一文化载体的产生以及演变)上面的多神教到一神教的过渡模式中。


为了阐述,我们将使用拉康后期博罗米空间的理论,进行一种本土化的术语尝试(注意是术语的本土化,而非改变任何精神分析理论的实质)。

 

 

太极图示(阴阳=莫比乌斯带的两面-鱼眼=阳具);

 

符号想象实在的三界=天人地

 

在二者一起构成的博罗米结空间中,每界都具有莫比乌斯带的阴阳翻转的性质。

 

 

根据《封神榜》,我们来研究华夏神仙体系的规则建构、到天地人的三元关系,以及《哪吒》电影(而非哪吒的其他版本)中的人物。

天界:玉皇大帝、元始天尊、两位师傅(申公豹、太乙真人)、如来、菩萨、土地公公等等(儒家祖先崇拜系统在《西游记》系统中并不明显),构成法律系统(弗洛伊德的超我);地界:各类妖怪、包括龙族,敖丙、构成享乐的维度(弗洛伊德的它我,冲动的坩埚,拉康的享乐之超我);人界:各个处于冲突中的被命运捉弄的主人公:陈塘关李靖夫妇;


2.2 三界的动力学


如同希腊神话受到更早的文明埃及多神教的影响,中国神话也受到印度神话的影响:孙悟空是印度教的神仙、哪吒是古波斯和古印度教的神话人物。哪吒和孙悟空一样是天地浑沌的产物,构成无法降服的没有法则的主体:孙悟空是石头中蹦出来的猴子,但没有说性别,类似亚当出生,还没有见过夏娃;而哪吒是混元珠被分开后投胎而成。我们看到首先是史前史(如同俄狄浦斯诞生前希腊神卡俄斯以及俄狄浦斯父亲拉伊俄斯等发生的那些故事),元始天尊帮助两个师傅分开善恶两个珠子之后,决定让人族修炼成的太乙真人来把灵珠降生给李靖夫妇作为孩子;而对于魔丸,天尊则启动了天劫咒语,3年后天雷将会降临,摧毁魔丸。


我们很容易识别珠子作为想象阳具,但是完整的珠子被切分(灵珠和魔丸:这是构成没有两性关系的切割),分别作为龙族的母性欲望(虽然是龙父的欲望,但并非符号欲望,所以我们在这里对应拉康的原始大他者母亲的欲望),还有李靖妻子的愿望的客体。然后,分别在妖和人的世界降生出来。


我们在此同时看到哪吒主体诞生之前的三界的阴阳属性:


天界是两位师傅是阴阳;

地界是史前妖怪和龙族;

在人界是李靖夫妇;


主体的降身(如同孙悟空或者基督的降身)打破了原本三界(后文称为大三界)的平衡,它因为被寄托了史前的母亲欲望:龙族是敖丙;人族是哪吒;仙族则是…太乙真人封仙的命名;


三界的动力学也是清晰的:妖修炼出人性,人修炼出仙班。在这个电影中,龙族为了得到天界给予位置,而把浑沌中的其他原始妖怪镇压,但因此给自己画地为牢,它们都希望透过某些方式(白蛇的修炼、豹子的修炼等等),能够修炼成人,进而透过炼丹(注意,这两颗珠子即是元始天尊更是两位师傅的修仙之丹)成仙。

个体的小三界也是清晰的,例如在哪吒那里:他的身体是孩子/变身后形象(想象界);魔丸的能力是妖的(实在界)而李靖儿子的身份是仙的(符号界)。

哪吒降生


然而,如同分析中我们并不追随所有主体演变那样,我们在这里也只追随哪吒的症状到圣状的蜕变。从他出生,父亲就说了不是他的错。但是他被人误会,被囚禁(或者说被规则异化,以便不伤害他人,即一种母性超我在引入父性规则的尝试);然而,母亲的溺爱让他总能逃出去(剧本编辑把古蜀文明作为守护的吉祥物和四川话的太乙真人应该是一种强加,其意涵我们在此不分析,包括太乙真人如同猪八戒的设定,也是如此处置,否则甚至会和唐僧的故事混淆。),也就是说,享乐无法被限定,导致了身份冲突:所有人说他是妖,自己希望是普通人,希望有朋友,甚至母亲也无法跟自己玩;师傅透过另一种方式试图囚禁他,并且衍生出和河妖大战,并且遇到灵珠降生的敖丙,成为救命之交。

2.3 请求与逻辑时间

在继续之前,为了能阐明主体空间的变化,我们必须重新提到关于主体时间的问题,因为正是这个轴线是精神分析中工作的逻辑时间的维度。也就是说,拉康的主体时间涉及到的是他人辩证的请求以及欲望的逻辑关系。在这部电影中非常清晰地给出两种请求的时间维度:

1 小三界的主体:哪吒不知道自己是谁,牵涉到的是主体的认识,在小他者(那波欺负他的孩子、陈塘关老百姓)、母亲骗他是灵珠、敖丙告知部分真相、师傅和父亲试图透过三岁生日(其实是忌日)进行虚假的命名,都让他处于看、被看的前两个逻辑时刻,他非常困惑,没有获得自己欲望(自我身份的命名)的答案;

2 另一方面,是实际父亲对大三界发出的请求,哪吒父亲因为受到母亲的请求,决定和师傅前往大三界,求元始天尊解除咒语。元始天尊是谁呢?根据道经,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三位天尊都是大道(注意:因此,也是和混元珠同样类型的事物!)的化身,在本故事中,天尊在虚空中修炼,无法改变天劫。而且这种无法改变不仅是请求的不可能(实在的维度),也涉及到时间的不可能(请求因为时间而浩劫)。这怎么说?以前我们总认为时间天上一天人间一年是想说神仙不死,而且还能一天看透人间是非;恰恰这部电影告诉我们,是意味着受到人间的命运捉弄的主体,希望透过祷告或者请求某个担保的大他者(菩萨、元始天尊),那么,他们在天上办事效率太低,一天就抵人间一年,所以请求大他者是不靠谱的,因为这种不靠谱,哪吒父亲决定不再请求,而是给予爱:拉康说“无意识的不成功便是爱”,而且爱作为隐喻和父亲的名字一样作为隐喻,这个父爱直接决定了哪吒的变化。{其实这里还有哪吒师傅的请求:透过进一步妥协,用整个画卷的幻境来处理,试图囚禁哪吒并且教化他,也满足哪吒他父亲的请求,这类似于某种妄想性的建构,或者症状性的好处。}

在最后的关键的第三时刻:透过看到父亲决定给自己三年的快乐,哪吒超越了异化和摇摆不定,给自己做出了命名:他把因为享乐过度而扣住的脖子上的环(如同孙悟空的大山或者紧箍咒),变成了手上的环:即拉康意义的圣状(拉康对此有言:“我们不能丢弃父亲隐喻{即症状},直到我们知道如何与之相处{即化解它为圣状:正是之前他多次打破规则逃出去,或者解开这个环,导致了很多悲剧和误解,产生新的症状-症状的重复和复辟。})。这个脖子上的环就是阻碍三界正常结成表达三类享乐的第四个环:症状。


2.4 从症状到圣状

此处,一个精神分析意义上决定性的时刻已然诞生,哪吒给了自己一个命名:不管是魔丸还是什么,我可以选择我的命运,而不再依据陈塘关的老百姓、自己的父母、申公豹、太乙真人、等等的话语。正是在那一刻,他解开了头上的环,这一次的解开这个环,与以前不同,是三界同时解开:不再是实在的享乐解开导致的无法控制的爆炸;也不是想象的打开,导致的被其他小朋友、或者敖丙、母亲所伤害;而是不再认同大他者的话语:不仅是父亲、师傅、而且是元始天尊的史前史的符号链条;这是这三界的解开,他解开了小三界的客体小a:混元珠的宿命,主体直接穿越幻想,发现无法命名的混元珠,并且重新命名它。这里牵涉到两种客体a:1)拉康的第六种客体a:无(因为主体面对魔丸成为虚无,而非粪便);2)实在界的想象阳具,这是灵珠。这两种客体a,是阴阳两面,即前述太极的鱼眼,拉康则以交叉帽上的内八图示表述:


也是这一刻,不再是符号性的假洞(拉康的继发压抑),他遭遇了真洞(拉康的原发压抑):所谓的元始天尊的天雷咒。


我们后文不再继续跟随电影剧本,即敖丙作为妖中小三界和哪吒作为人种小三界的一次同时穿越幻想,并且再度归为一颗混元珠;该珠子抵抗并且战胜了同样浑沌的大道之天雷。

当这里穿越的时候,也意味着哪吒见证到没有任何的完整的大彼者:即元始天尊甚至三清没有形象也没有符号,而只是“大道”之混沌,和自己的起源一样。这正是弗洛伊德之大写的物、拉康的知识外的真理、维特根斯坦不可言说之物。而且在这里,根本没有大小三界的区分,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拉康说出这样的让人匪夷所思的话:有且只有一种实在,就是符号、想象以及实在。正是因此,哪吒并没有被天雷之洞(作为真洞)所吞噬,他见证了没有大他者,也见证了没有两性关系(注意:魔丸和灵珠本身是两性),透过穿越幻想,与圣状相处,脖子的环被他自己缩减为手环,“我命由我不由天”是主体与大写物的分离,重生;借此,他赋予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命名,重新从混元中丢弃另一半,成为自己的欲望的原因=客体a(这是后面的莲花中的那颗哪吒,主体从实在的冲动返回三界,并且知道如何和症状相处)。


三、与霍大同先生商榷

在完成整部剧情,作为一次分析之后,我们需要再度回到集体文明的层面。

本电影类似个人分析的过程如下:哪吒毕竟差点弑父,实在的父亲根本无法压制住他,但是后者在想象的父亲:师傅,以及符号的父亲(元始天尊)的维度,透过上述的三种请求的时间(哪吒个人冲突下的请求到欲望;父亲跨越三界的请求到欲望:决定承担作为哪吒的父亲的爱的责任)促使哪吒最终找到自己。

而集体文明层面:我们必须考虑哪吒作为神话人物的弑父和诞生:找到自己并且这个神话构成一定的人伦规则,再进一步看到孙悟空走过同样的历程-见鄙文《孙悟空大闹天宫》,然后,西天取经的过程中,孙悟空(没有性区分的无意识它我)、猪八戒(性化的无意识)与唐僧(未完成的超我)一起取经,以便获得心灵的修行与重生。神话在不断重复和演进,即便多神传统下,弑父总在进行中,三教神仙体系的变迁,是华夏文明世间法的变迁相映衬的;而对于每个大三界下的小三界朋友们而言,则是,如何建构他的圣状。


如果说在西方一神教文明,是从多神教到一神教,然后宗教和世俗权力的划分进入民主制度,并且这在主体维度担保了没有完整的大他者的享乐,而是以天主教的“圣灵”一边的被划杠的大他者的享乐十诫及其对应的世俗法则下的阳具的享乐在华夏文明中,多神教和多教从未实现一个紧致的阳具秩序,这反倒构成了被划杠的大他者的享乐(被霍先生认为属于母亲的或者代情结的),而儒家在道教和佛教的封神系统之外,透过发明在主体维度发明天人合一的内外修炼,透过在神权与世俗政权维度发明天-天子的谱系,构成了天朝政体阳具的享乐系统。我们在此也与居飞教授2019年七月成都中心二十周年会议发言《代情结还是母亲情结》一文的前半部分关于列维-斯特劳斯的内容(但不是后半部分)具有一致的看法。[2]

注释:

[1]如果这种描述有误或者有所冒犯,请教众原谅我的无知,这不是我的专长。

[2] 这个结论的得出要感谢与同事李锋的深入讨论,以及杨立力跟我一起开展的《结构》的研讨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

Top